切换到宽版
  • 6313阅读
  • 18回复

有请学过郭青空的宇宙天秘功的网友出来验证真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11-15
         一  我所知道的台湾尼姑                                                                                                                                                                                                                            
我对台湾尼姑知道的不多,包括她的俗家籍贯是哪里的人和她的俗家姓名,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她来自南投县。台湾尼姑有先天性心脏病,那时候这种病不好治,她的父母为了让她成人,就送她出家当了尼姑,尼姑的法号是“见”字辈,叫“见”什么。最早出家的是寺院还是尼姑庵,我也不清楚。她的父母去世时给她留下了200万美元的遗产,她想用这笔钱在台湾建个寺院,自己开道场弘法。据说,没有“开悟”是不能“弘法”的,这是有人在向我说起台湾尼姑的时候说的一句话,是有针对性的,是否带有普遍性不清楚。而台湾尼姑在台湾当了多少年尼姑却开不了悟,她就到大陆来寻找修行的宝地。不知道是有人介绍、还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走了到五台山金阁寺就不走了。五台山是中国内地最大的密宗道场,但也有其他宗派的寺院,金阁寺是净土宗,台湾尼姑在台湾修的也应该是“净土”。尼姑到五台山是来“闭关”修行的,每年来一次,天冷就走了。寺院坐禅一般是“打七”,她“闭关”一般是“七”的倍数,一次最少“闭关”7个“七”天,到时候就是没有开悟也就回台湾去了,第二年再来。金阁寺的方丈是“广”字辈,他对台湾尼姑的来去好像不闻不问,寺院早晚都做法事,她来之后不出门,只在寮房里“闭关”。金阁寺有个带发修行的女居士,穿着黑袍、头发挽在头顶,什么时候台湾尼姑来了,由她照顾尼姑的生活。尼姑的寮房挨着后面的大殿,寮房前边有个小院,院里有厕所,解手不用出院子,闹中取静,也很方便。那个尼姑年岁不小了,一副娃娃脸,言行举止像个孩子——童心不灭。可能在她的眼里,所有的人都是佛。金阁寺当年有个小和尚法名“悲月”,悲月是河北赞皇县人,就是后来的悲月法师,跟青空法师是老乡,青空法师早年曾通过后来的悲月法师在金阁寺办过“皈依证”,青空法师也把金阁寺长老叫师父。那年,青空法师到金阁寺办辅导员学习班,住在台湾尼姑的附近。青空法师晚上拜会了台湾尼姑,台湾尼姑很坦诚,告诉了青空法师自己到金阁寺“闭关”的目的和她今后的打算。青空法师知道台湾尼姑有200万美元的时候,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他不止一次地对身边的人说:“出家人要钱没有用。”看来,他对那200万美元动了心,后来的一切,都是冲着那200万美元去的。
到这时候,台湾尼姑还没有“开悟”,据说,“开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有些人出家修行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开悟”,而青空法师告诉尼姑,他的这些弟子们都是开了悟的,而且都是经他“授功”一次就开了悟,有的还没有见过他本人,只听说了他的名字就开了悟。要是有必要,他可以帮助台湾尼姑“开悟”。
青空法师在五台山办的哪个班我也参加了,还见过尼姑到我们的 班上去过。但青空法师给他的弟子们开的“悟”跟出家人开的“悟”是不是一样就不清楚了。青空法师的那个班结束的时候,青空法师把台湾尼姑带到了石家庄他的密室给尼姑亲自授了功。据说,那个尼姑走后又来找青空法师亲自给授过几次功,后来,青空法师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地狱”,可能就是从这件事上来的,因为世界上没有地狱,所以,青空法师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下地狱。而青空法师的弟子刘金波认为是有地狱的,他说,要把老郭打进地狱里去。不过,我认为青空法师给台湾尼姑授功,不仅仅是为了“灌注”,主要是冲尼姑的200万美元去的,青空法师是否得了手不清楚。至于台湾尼姑被青空法师多次灌注之后,是否生了小和尚或小尼姑就不知道了,或许生下来之后给了青空法师抚养。青空法师第一次给尼姑灌注是南投大地震那一年,也就是说青空法师给尼姑灌注没几天,南投发生了大地震,要是生了孩子,不论是否出家,现在该二十多岁了,都不是小人了。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11-15
         一  我所知道的台湾尼姑                                                                                                                                                                                                                            
我对台湾尼姑知道的不多,包括她的俗家籍贯是哪里的人和她的俗家姓名,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她来自南投县。台湾尼姑有先天性心脏病,那时候这种病不好治,她的父母为了让她成人,就送她出家当了尼姑,尼姑的法号是“见”字辈,叫“见”什么。最早出家的是寺院还是尼姑庵,我也不清楚。她的父母去世时给她留下了200万美元的遗产,她想用这笔钱在台湾建个寺院,自己开道场弘法。据说,没有“开悟”是不能“弘法”的,这是有人在向我说起台湾尼姑的时候说的一句话,是有针对性的,是否带有普遍性不清楚。而台湾尼姑在台湾当了多少年尼姑却开不了悟,她就到大陆来寻找修行的宝地。不知道是有人介绍、还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走了到五台山金阁寺就不走了。五台山是中国内地最大的密宗道场,但也有其他宗派的寺院,金阁寺是净土宗,台湾尼姑在台湾修的也应该是“净土”。尼姑到五台山是来“闭关”修行的,每年来一次,天冷就走了。寺院坐禅一般是“打七”,她“闭关”一般是“七”的倍数,一次最少“闭关”7个“七”天,到时候就是没有开悟也就回台湾去了,第二年再来。金阁寺的方丈是“广”字辈,他对台湾尼姑的来去好像不闻不问,寺院早晚都做法事,她来之后不出门,只在寮房里“闭关”。金阁寺有个带发修行的女居士,穿着黑袍、头发挽在头顶,什么时候台湾尼姑来了,由她照顾尼姑的生活。尼姑的寮房挨着后面的大殿,寮房前边有个小院,院里有厕所,解手不用出院子,闹中取静,也很方便。那个尼姑年岁不小了,一副娃娃脸,言行举止像个孩子——童心不灭。可能在她的眼里,所有的人都是佛。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11-16
补充几句话  做个说明(1)

第一次往网上传东西,由于不会,光注册就注册了好多天,传东西时手忙脚乱,反复了几次,还传错了,有一篇重复了一半儿。
《我所知道的台湾尼姑》上传之后,突然发现有几句话是违背常理的,即青空法师给台湾尼姑灌注,是冲尼姑的200万美元去的,按照常理来说,这无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不论是到妓院“消遣”、还是搞婚外情给人“灌注”,那都是要花钱的,对于高级妓女来说,花钱少了都不行,比如《水浒》里皇帝搞李师师可能不花钱,但随便一“赏”,比逛妓院花的钱要多得多。有一次我在网上看到一条消息,有人钱多了烧包,竟然花了7亿跟一个演员睡了一晚上。有那7亿块钱,把那个演员还是黄花大闺女的时候,娶到家里有用不清。话说回来,当他在银幕上发现了那个演员的时候,对方早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花巨资睡演员是家花不如野花香。睡女人不花钱,是有权势的嫖客花国家的钱给自己养女人,但这种事说起来不少,嫖客的比例就太小了。像法师这样给人灌注了,目的是让人倒贴,那可是法师的一大能耐,但这种能耐却是确确实实的,不光对台湾来的尼姑是这样,对其他的女弟子也一样如此。法师是靠女弟子们养活的,要是女弟子们不倒贴,法师就饿死了。
股票期货外汇拐点核心交易法面授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11-16
补充几句话  做个说明(2)

说起来这种事是匪夷所思的:法师能做到这一点儿,是因为法师打的旗号是给人“授功”的。“授功就是给能量”(法师的自我标榜),一个身上的“能量”被消耗殆尽,走路都摇摇晃晃的人,被青空法师授进一股“能量”,又活过来了,那是花多少钱都值得的。不过,青空法师对这些弟子是反复索取的,弟子们的目的是让法师把身体养好,一旦这些弟子们发现法师把钱用的不是地方、违背了她们的初衷时,也是有怨言的,这种怨言用在这里叫“吃醋”更确切些:自己花了钱,给别人授了功。怨言的结果就是“怠工”,这里的“怠工”不是少干活,而是不积极带领大家做“贡献”。比如,青空法师曾在成都看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比别人都年轻、也漂亮,青空法师要在成都给这个女人建行宫。建行宫的钱,自然是羊毛要出在狗身上,于是怨言四起,捐款就不踊跃了。青空法师在授功班上声嘶力竭地敲打所有的女弟子:“你们没有得到过(应该是没享受过,这句话有点儿不太准确。法师的词汇不多,语言干巴巴的,这还是最丰富的。)幸福吗?”你们享受过 了“性福”,也要让新来的姐妹得到性福。于是,得到过性福的人,便把身上的钱都捐了出去。
青空法师能吸引人,主要是他是在“光”中“修炼”的,这种光中修炼的说法来源于“古人”,这个“古人”不是别人,而是当时的气功大师严新。严新在他的带功报告中有句话:古人是在光中修炼的。青空法师在这句话里得到了启发,于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功法”都带了“光”,青空法师也就成了一个“光”人。那些女弟子们身上缺了“能量”时,都想离法师近点儿,想在法师身上蹭点儿“光”,于是,被青空法师“亲自授功”、乃至“强行灌注”的事就出现了,青空法师就把这种事当成自己的职业,做起专门给人“授功”的气功大师、后又升格为“青空法师”来。至于青空法师身上有没有光,有个女弟子的说法很有代表性,她说,见到郭老师以后,好像被郭老师的神光笼罩着,身不由己地想靠近老师、全身都酥软了。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11-16
补充几句话  做个说明(3)

不过,青空法师自己不一定感觉出什么光来,就像他经常唱的邓丽君的那首歌: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他唱起来最有感觉得是马季加上去的那句歌词:不采白不采。
凡是被青空法师亲自授过功的女弟子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这个想法跟自己的老公一样:老公是私有的,不和人共享。对待法师,也看成是自己的,只跟自己授功。有了这种想法,就有了种种不该发生的事。有个女弟子经常跟在青空法师身边,开始的时候,大家没有意识到什么,只认为那就是老师的一个弟子。后来,不知道从谁开始对这种事产生了怀疑,怀疑之后,不说自己有什么感觉,而是替人着急:老师的身边有了小妖精,师母在家里太受委屈了,于是想驱逐法师身边的那个弟子。后来有人传出一句话来:郭老师说,你替了她(女弟子),她(指师母)就不受委屈了?
感到“师母”受委屈的不是一个人,所有被“师父”亲自授过功的人都有这种想法,而感到受了委屈的师母不是法师的原配,而是自己。
人们之所以有这种想法,除了感到师父是自己的之外,都想当个业余师母,替师父掌管着师父的收入,今天是“业余师母”,不定哪一天会升为“业余皇后”。有这种想法的不是一个人,有年轻的、还有老的,为争夺眼下“业余师母”的位子,内部明争暗斗,打得不可开交,都想把别人挤出去。而武汉有个女弟子却很豁达,说得也很明白:师父前世是个王子,这辈子要当皇帝了,就应该有三宫六院。
法师队这句话大加赞赏。
但想当皇帝是很危险的,弄不好,皇帝当不成,命就没有了。
不过,台湾尼姑有没有想当“师母”和“皇后”的想法?笔者认为不可能有这种想法。
但笔者确实不知道法师是否把那200万美元弄到了手。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11-18
                                                                            青空法师的师父

青空法师说他的《宇宙天秘功》无宗无派,但他是有师父的。别人的师父都手把手地教弟子学艺或学文,而青空法师跟他的师父之间没那种关系。据我所知,青空法师有四位师父,他跟这四位师父之间关系维持最长的是第一位和第三位。第三位师父可能没有认可他的这个弟子,见面喊他“老郭”,倒像是俗家的称谓,不像是师徒之间的称呼。下面,我把青空法师这四位师父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四位师父,共同成就了“光”人青空法师,给宇宙修炼史写下了浓厚的一笔。

                                                                          第一位:母师父

“父”是“爹”或“父亲”,应该是男的,而青空法师的第一个师父却是个女的,“母”的也是“父”,“母师父”。那是山里的一个巫婆,据说,当年青空法师还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就对“特异功能”特感兴趣,听说哪里有“特异功能”的人,利用星期天的时间,不论多远也得去拜访。那时候的星期跟现在不一样,那时候是一天,只能当天去、当天回来,太远了就去不了了。
青空法师见过很多农村的巫婆神汉,这些人有些是假的,有的还真有功能,比如,问一些自己困惑的事,这些巫婆神汉们竟然都知道,青空法师最佩服的就是这个巫婆,他不光知道当下做事不顺的“因”,闭上眼还能看见前三百年后五百年的事。不过,前三百年、后五百年的事都在一个时空里,巫婆累了,把时间顺序搞乱的情况也有。青空法师后来的弟子商家荣就说过,那边的事不会让你都知道,都知道了就泄露“天机”了,是要受“惩罚”的。“惩罚”是跟青空法师学的,那就是“报应”。青空法师把过去很多带有迷信色彩的词都用现代的词替代了。青空法师的这个母师父个子不高、体型干瘦,老头儿死了,还有个傻儿子。青空法师跟这位师父是否拜过师不知道,但对这位师父推崇备至,自己要做什么事,都先问问师父。他跟这位师父学了不少小把戏,比如想让谁死了,背着人在夜里“作法”。不过,他自己却受了不少“惩罚”。
他的这位巫婆“师父”还是他的大弟子刘金波的师父。师徒以同一个人为师,这是古今少有的,刘金波叫青空法师师父,两个人见了巫婆都叫师父。原来,青空法师还处于“秘密授功”阶段时,就收了刘金波这个弟子,但没处住,他就把他带到他的“母师父”家里开发功能,“师父”给他开发功能的方法很特别,让他住在挨厕所的一个房间里,农村的厕所跟城市不一样,城市的厕所叫“卫生间”,大便过后用水一冲就干净了。而农村大便都拉在茅坑里。要不说巫婆有特异功能,拉出来的巴巴跟常人都不一样,巫婆的巴巴奇臭,刘金波晚上练功的时候,巫婆从茅坑里铲一锨屎放在刘金波面前,再放上一桶柴油,熏得他不能呼吸。一直等到青空法师把“秘密授功”公开之后,在石家庄设了让生人找不到的“总部”之后,才把刘金波叫了回来。
巫婆跟这两个弟子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刘金波被青空法师驱逐之后,还到巫婆家里看望过这位师父,这位师父让他离开郭青空,告诉他,将来他比他的师兄更有成就。
郭青空最后的一次大法会是在黄陵举行的,在那个法会上,庆非空除了推出其他灵丹妙药之外,还推出一种叫“元神康”的新药,元神康分1型、2型,在推荐给大家的时候,说,吃了元神康之后,灵魂会变大,灵魂大了,可能就具备了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的功能。而这两种元神康,都是他的母师父的产品。据知情人说,那种元神康是在空胶囊里灌进树叶磨成的粉,里边加进去了那个巫婆师父的能量:巴巴晒干之后,跟树叶一同磨成面了,如果打开胶囊,里边确实有一种“能量”强大的味道。
股票期货外汇拐点核心交易法面授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11-19
第二位  成就了“青空法师”的师父

青空法师跟他的这个师父从来没有见过面,青空法师的功法却是从严新的功法中拓展来的,拓展的核心是“光”,也就是说,青空法师粘了严新的“光”,才编出了“宇宙天秘功”。我对严新这个人不熟悉,也没有练过他的“功”,只听过他的几盘《带功报告》(不是全部)。有关严新的事都是听人说的,严新跟青空法师的关系也是听人说的。当年的气功大师收弟子之前,先作一个神话“本尊”的“带功报告”,都是编的本尊如何神的小故事,这些小故事也都是你抄我的、我抄他的抄来的,抄来后再改造一下。听了本尊的带功报告,当你认为本尊神奇的时候,你才能报名成为本尊的弟子,练本尊的功法,练过之后,才有可能达到本尊神奇的境界。“练功”是需要“静”的,不知道从谁开始,发明了一种“练功带”,那时候,录音带和录音机刚时兴,立即就被引入到气功“修炼”中,成了气功修炼必不可少的辅助手段,磁带厂估计也跟着发了一笔横财,那时候功法林立,哪个人不请几十盘功法带也过不去。青空法师在编他的宇宙天秘功的时候,怎么也逃脱不出其他人的功法导引词,也就是怎么编,也都逃脱不出别人的套路、体现不出自己的特色来。于是,他就把搜集来的各种各样的《带功报告》反复看,想在里面找出几句有特色的话来拼凑在一起。当他看到严新的《带功报告》时,大受启发,严新的带功报告里有一句话:古人是在光中修炼的。青空法师顿时感到自己的身上都发了光。后来,他自己说,别人看他就是一个“光人”,只见一团光,不见形体。自然,他的这团光是没有距离、没有障碍拦挡的,想到哪儿就到哪儿、深夜想到哪个弟子的卧室里跟弟子“男女双修”,一个意念就到了。
从严新的《带功报告》沾了这点儿“光”,他编出来的十几盘“授功带”,大都带着光。这种光照软了多少女弟子就说不清了。
这种“光”到了他的师弟兼弟子刘金波那里,得到了更极致的发挥。刘金波根据师兄沾来的“光”,创出了一个“金光罩”。他每次给大家做“辅导”的时候,怕“邪气”侵袭他,意象一束光从上向下把自己罩住,就像如来佛把吃饭的破碗向上一扔,发出来的光把六耳猕猴罩住一样。不同的是,金光罩是挡外面的妖怪的、而如来佛的那个金钵是怕妖怪跑了,先罩住再收伏的。有人说,他在青岛的大法会上见刘金波给青空法师戴过一个金光罩,很简单,青空法师要给大家作报告时,刘金波两手在青空法师的身后,从上到下像人字形一划拉。很多人看见一束光套着一团光就走过来了。他知道奥妙之后,也让刘金波给戴了一次金光罩,戴上后感到特密封,一丝风都不透,自己吃了洋葱放了个洋屁,自己把自己熏得差点儿晕倒了。
没有拜师就得到真传而形成的师徒关系,在气功史或修炼史上是个很奇特的现象,这种现象可能也只有这一例。不过,到现在青空法师也不念严新的好,而且说话还带有微词:严新出门儿都带两个洋娘们儿,每个洋娘们儿每天消费几千美元。
到现在,青空法师都没有见到过严新、严新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弟子。青空法师沾光成名、而严新不一定感到自己身上放过光。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11-19
第三位   青空法师的“护身符”师父

把青空法师的师父说成法师的“护身符”或“保护神”乃至青空法师的“护法”似乎都不准确,但青空法师的这位师父给青空法师确实起到了“护身”和保护的作用。
他的这位师父,就是金阁寺的长老广济法师。这位师父是广义上的师父、又是青空法师的师父。所谓“广义”,就是出家人都是“师父”,狭义是广济法师确实是青空法师个人的师父。青空法师对这两种关系兼而有之。
青空法师“出山”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别的气功师都拜个和尚作师父,有了和尚作师父,就等于在单位找了个“靠山”,而且比靠山还靠得住。在单位有了靠山,你得成天当孙子孝敬靠山,有了事才能有人替你说话,孝敬不到,就靠不住了。而和尚这个靠山就不一样了。和尚都是佛弟子,有了和尚当师父,就等于有了佛这座靠山,干什么都会得到佛的庇护,而且还不用整天孝敬,想起来烧柱香就行了,工作忙了,香都不用烧,那是最划算的一座靠山。
有一次,青空法师带着几个人到五台山“拜师”,到了五台山,走了几个寺院,人家都不理他们。最后有人介绍金阁寺有个赞皇县的俗家老乡法号叫“悲月”,就是后来的悲月法师。他们到了金阁寺,由悲月引荐,办了一个《皈依证》。给青空法师办《皈依证》的,是广济法师,广济法师的弟子们都带“悲”字,青空法师的名字也带着“悲”字,跟悲月法师是师兄弟。这样,就算是拜了“师”。
不过,后来青空法师出山的时候,没有用广济法师给办的《皈依证》上的“法号”,而是自己取了一个“郭青空”的名字。这个名字像法号又不像法号,法号是不带姓的。不过,青空法师自己升格为“法师”的时候,把姓去掉了,成了“青空法师”。不知道是因为青空法师没有用广济法师给起的法号,还是别的原因,在以后的来往中,广济法师只喊他“老郭”,好像没有认可他这个最有成就的弟子,广济法师的这个“师父”也就变成广义的了,而青空法师没有叫过广济法师师父,却是把广济法师当师父看待的。
但我们也不是叫郭青空为“青空法师”的,而是叫“郭老师”,只是郭老师出了一本书,署名“青空法师”,出于尊敬,行文的时候,才按照那种称呼写的。
不过,广济法师还是对青空法师有保护作用的。那一年,青空法师的辅导员培训班在金阁寺召开,也就是青空法师把台湾尼姑拉到石家庄亲自授功的那一次。和尚把外道引进到寺院里来,本身就给了青空法师很大的保护,也给青空法师增色色不少。不过,青空法师的弟子们都皈依了佛门,广济法师光《皈依证》就卖了几百个。
只是青空法师这一次跟刘金波一样,跟自己的这些弟子们也都成了师兄弟、师姐妹关系了。关系的混乱,也导致了内部管理的混乱。
不知道是金阁寺长老后来知道了青空法师把台湾尼姑从金阁寺带走过,还是长老经受不了外道进入金阁寺的舆论压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第二年,青空法师派人到金阁寺找长老联系再次在金阁寺办班的时候,被金阁寺长老一口回绝了。
离线不如归去

发帖
10
开心币
1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11-20
第四位  “挂靠”的师父

这个师父不是挂靠在青空法师身上的,而是青空法师挂靠在这位师父身上的。那一年有个密宗活佛到西安去,青空法师在西安拜了这个活佛“师父”。
不能说青空法师的“修炼”有什么错,但他跟活佛是不沾边的,活佛是密宗活佛,青空法师是“宇宙天秘功”的法师,二者的共同点是共用了一个“修”字,宇宙天秘功叫“修炼”,人家叫“修行”,内涵不一样。
另一个共同点也是不搭边的,就是“宇宙天秘功”跟“密宗”都有一个“mi”的读音,把这两个字连起来是一个词,各自运用就各有各的含义了,不能混为一谈。
其实,青空法师跟密宗还是有渊源的,但这个渊源的内涵是不搭边的,就是青空法师的“修炼”是从欢喜佛的姿势借用来的,对女弟子来说,把那种姿势叫做“授功”、对自己来说,把那种姿势叫“修炼”。别人练功都闭着眼装佛,他练功用的是欢喜佛那种方法。张永忠说,有人提供给他一个青空法师亲自“授”过“功”的八十多人的女弟子名单,而kaixinyuan说他有一份更多人的名单,要是青空法师把欢喜佛的姿势当成“修炼”的手段,名单远不止kaixinyuan和张永忠手里掌握的名单数目。由此,我还怀疑青空法师给台湾尼姑“亲自授功”,除了冲那200万美元之外,是否还有用欢喜佛的方法练功的因素在内。青空法师还真是一个谜。
除了以上三点疑似“共同点”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念咒”,密宗念的“咒”跟“经”是什么关系我不清楚,而青空法师把“咒”这个古老的词改造成了“秘诀”。但这种改造,不是在原来形式上和内容上的改造,那些咒说的是什么,大多数人连字都不认得,内容就更不知道了,据说,青空法师刚“出山”时候,把“吽”念成“牛”,意思是牛叫,在原来基础上改造就无从下手了。青空法师就另起炉灶,自己编写“秘诀”,每部功法配一张“秘诀”,练功前先念秘诀。秘诀是用打印机打印在一张卡片上的,卡片是覆膜的,而“功法”是录在录音带上的,“请”功法带和“请”秘诀分别请,而且是专人专用,谁要是让别人看了,是要受“惩罚”(报应)的(估计是怕有人看了,知道内容后,“蹭”秘诀,就不“请”了),而“复制”无效。这是专利,哪能复制呢?据青空法师自己说,有人不相信这种说法,想把“秘诀”录在计算机里,结果,怎么都打不出字来(自神)。当时,计算机这种洋玩意刚时兴,普通人还买不起,练功的人多数都是上了年岁的人,给她都学不会,也没人学,因此,也不会去印证这种说法的真假,如果有人去验证,恐怕也会遭受“惩罚”。后来,找了一个制币厂,每枚硬币一个秘诀,把这些“秘诀”制在硬币上,让弟子们重新请“秘诀”。有些“秘诀”改造得简直就像是哄小孩儿玩儿的,比如,脑袋瓜不灵活的儿童,他编了一个《开智功》,《开智功》也就是一个“秘诀”,让儿童反复念,就能变聪明,开头的几句是:“天明明、地明明、水明明、火明明……放光明”,跟农村巫婆神汉念的“天灵灵、地灵灵……”没什么区别,也可能这是从他的第一个“师父”那里贩来的。还别说,武汉有个儿童,每次考试都比别人考得分数少,他妈“求”青空法师用法术让她儿子聪明起来,青空法师就把那个《开智功》给了那个弟子的儿子,那个孩子一念竟然开了悟,他看见青空法师在地狱里,那里漆黑,什么都看不见,而他能看见青空法师的五脏六腑上层层叠叠地爬满了虫子。
不管“秘诀”和“咒”有没有内在联系,但有“秘诀”毕竟是一个独特之处,挂靠了活佛这种大师级人物,不定哪会儿把他的“咒”改造成“秘诀”,把夫妻生活也改造成欢喜佛。不过,我听说,有大菩萨果位的人才有资格旁听活佛的开示,什么都不懂,先学个欢喜佛的姿势去“修炼”,拜个什么样的师父,也是作不了靠山的。不是世界上没有地狱,武汉的那个儿童说得对,活着就已经进地狱里了。有了净土宗的师父、有了密宗的师父、是否还有禅宗、律宗的师父呢?不论拜什么师父,定下一种来好好学学人家的修行方法比什么都管用,“密宗”你是修不成的,你就是把所有的活佛当成师父,也学不了密宗,“挂靠”根本就不行。“牛鬼蛇神”的小把戏就不要再学了害人了,那都是通向地狱之门的,进去了很难出来。这些年没有被世界上地狱里的饿鬼、恶鬼们敲诈好吗?应该引以为戒了。谨嘱。
本来是想补充一下台湾尼姑的事的,一扯就扯远了。如果读者有兴趣,我再把于骁麟、刘金波、安九重、商家荣、王飞月等人的故事写出来上传到这里,让大家一饱眼福。
股票期货外汇拐点核心交易法面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