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383阅读
  • 6回复

揭秘“160岁高僧”圆寂8年真身不腐真相(图)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小李飞刀
 

发帖
988
开心币
35
好评度
4116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7-01-23


“高僧”吴云青的真身至今仍放在灵泉寺供人瞻仰。


  近日,有媒体称,在安阳县善应镇万佛沟的灵泉寺内,有位“高僧”吴云青活了160岁,虽已经去世8年,但尸体至今没有腐烂。

  事实真是这样吗?1月18日,商报记者赶赴安阳进行调查。

  商报记者赖海芳 实习生王丹/文图

  轰动 圆寂后安阳“安身”

  1998年夏天,安阳县善应镇万佛沟灵泉寺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吴云青老人的尸体。

  据媒体报道,吴云青是荥阳市高山镇余顶村人。生于1838年(清道光18年),15岁时父母双亡,之后他离家出走,在陕西延安青化寺出家,1998年去世,享年160岁。

  “下葬时,吴云青的20多个弟子前来送行。”安阳县文化局文管所的李先生目睹了下葬全过程。

  根据李先生的回忆,1998年农历8月,当天上午10时左右,吴云青的弟子们用一辆客货两用车,把吴云青的尸体拉到了灵泉寺。“头都用白布缠着,看不见胡子,我听他的弟子们说,吴老是在安阳北郊的郭王度村佛祖寺圆寂的。至于为什么要把他安葬到灵泉寺,可能是他生前听说过这里,或者他自己来看过后,很喜欢灵泉寺吧。”李先生说。

  惊动十里八乡

  吴云青有个安阳弟子叫苏华仁,据他称,师父圆寂时已有160岁高龄。

  一听说有个160岁高龄的寿星在这里下葬,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来观看。“乡亲们太多,人挤人,当时录像都录不成,我和附近的一位老百姓把录像人员抱起来,才录了些片段。遗憾的是,这段录像现在已经无法找到。”李先生说。

  根据事先安排,吴云青的尸体先被弟子们以坐姿放进一口大圆缸里,大圆缸上面又扣上一个小瓷缸,接口处用水泥密封紧。然后,吴老的“棺材”被放进事先修建的六层石塔内。

  “缸下面铺着煤渣,用火炒过,把湿气退掉了。另外,里面还放了一些东西,这样吴老才不会往后倒。”李先生说。

  下葬时身体很软

  “吴云青下葬时,他的弟子苏华仁就说,因为吴老活了一百多岁,已炼成金刚不坏之身,再加上临终前一个多月辟谷,3年之内,尸体都不会腐烂。”李先生说。

  根据他的观察,下葬时,吴老的身体很软:“他的女弟子从侧面抱着他,他的头歪到一边,弟子扶正,但他马上又歪到另一边。”但吴老的头被白布缠着,看不到胡子,这一点始终令他百思不解。

  160岁老人的真身会3年不腐的传说不胫而走,很多人都对此表示怀疑。为了验证此说是否属实,2000年12月,有关部门打开了盛放老人尸体的大圆缸。

  根据当时媒体报道:“吴云青老人仍端坐在缸内,衣服肉身完好,银髯飘拂,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用剪刀将衣服剪去,只见全身上下除因水分丧失而肌肉有所萎缩外,整个躯体保持完好,且富有弹性。”

  顿时,很多人相信,吴云青真的是个“高僧”、“神僧”。有关部门随后把吴云青的肉身放入灵泉寺一玻璃棺内,供善男善女瞻仰。

  游人瞻仰得掏20元门票

  1月18日,省会几家媒体报道说,灵泉寺已花费20万元购买水晶棺,以安置吴云青的“不朽肉身”。

  “我们寺里的香火不是很好。”一名男工作人员说。据了解,进入安放吴云青肉身的寺院门票为20元。附近的村民说:“以前我们去看,看一次是1元钱。现在好像不要我们钱了,只要拿着身份证就可以去看。”

  与此同时,放出吴云青160岁说法的苏华仁,也一直以其入室弟子自居。据了解,苏华仁原是殷墟博物馆的职工,后拜吴云青为师。

  灵泉寺文管所杨副所长说:“苏华仁是个骗子。”至于为什么这么说,他摇摇头没有做出解释。

  记者上网查资料发现,苏华仁以吴云青为由,出版过DVD光盘,号召过社会捐资。在1998年第9期的《中国气功科学》上则称:“特邀吴云青先生掌门弟子苏华仁老师举办中国道家养生长寿内丹功真谛面(函)授班,综合班收费特优价280元,函授费150元。”

  显然,“160岁高僧”的招牌已成为一个“活广告”。

股票期货外汇拐点核心交易法面授
 
以前是例无虚发,现在却刀刀走偏!
离线小李飞刀

发帖
988
开心币
35
好评度
4116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7-01-23

  揭秘·年龄

  为了揭开传说中的“160岁高僧肉身8年不腐”的悬疑,商报记者专程赶赴安阳、荥阳等地,进行了一系列调查。结果表明,吴云青的年龄存在诸多疑问,而肉身8年不腐也极有可能另有原因。

  有关部门:没人能证明他活160岁

  “你们是来求证吴云青年龄的吧?谁也无法证明,我们也没法证明。”安阳县文化局文管所一名女工作人员说。同样,灵泉寺文管所杨副所长也称,没人能证明吴云青真的活了160年。

  在安阳县水冶镇通向灵泉寺的路上,一位开面包车的司机一听到吴云青的名字,立即笑了起来:“我们附近的人都知道,那老头儿也就80多岁吧,最多100岁,活160岁是不可能的。但这也是我听说的,咱们这儿的人都知道。”

  那么,是谁传出吴云青老人160岁的消息呢?杨副所长说:“我们都是听苏华仁说,他说自己的师父160岁了。并且,我还听苏华仁说,有人在七八岁的时候见过吴云青,那时吴云青都七八十岁了,这样一算,他活160岁也是有可能的。”但苏华仁的说法是否可信,没有人求证过。

  其实,早在1980年,陕西有关部门从山西五台山公安处敌伪档案中查出,新中国成立前,吴云青曾参加过瑶池道组织,从该组织的档案中确定,1980年,吴云青为84岁。据此推算,1998年,吴云青去世时为102岁。

  荥阳老家:吴云青去世时约100岁

  根据媒体报道,吴云青的老家在荥阳高山镇余顶村。

  “我们也看了报纸,根据吴云青所说,他应该就是我们这儿的人,但是年龄确实不对。”昨天,余顶村村委会副主任吴仙舟说。

  根据2004年郭艺田(现任安阳县旅游局副局长)的一篇报道,吴云青早年父母双亡,家有两个姐姐。“这些都能对上号,他确实有两个姐姐,一个亲姐,一个堂姐,另外,他还有一个弟弟。再说,他要不是俺这儿的人,哪能知道这村子?俺这村子这么偏,又在山里,没多少人知道。”吴仙舟说。由此,他判断,报纸上说的吴云青确实是余顶村人,而在村里时,吴云青原名叫吴银聚。

  83岁的余顶村村民吴铁钟回忆说:“银聚十几岁就走了,家里太穷,日子没法过啊。他还有个弟弟叫二聚,现在迁到新疆了。他的亲姐姐早就去世了,不过,他姐姐有个女儿叫秦梅,也就是他的外甥女还在世。”

  秦梅今年已82岁,按照农村结婚较早的风俗来推断,她的母亲也就是吴云青的亲姐姐,要是活到现在,最大也就是112岁左右。“这样一算,1998年吴云青的姐姐才103岁,也就是说,吴云青去世时应该在100岁左右。”吴仙舟说。

  揭秘·不腐

  1月19日,在灵泉寺,记者要求参观吴云青的肉身,遭遇了工作人员的拒绝:“我们现在不让看,工人们正忙着给他换水晶棺呢,一般不让人进,怕尸体有毒气。”

  经过努力,记者终于看到吴云青的尸体。

  肤色暗黑胡须上翘

  高约1米,颜色呈暗黑色,颈上挂着一串佛珠,呈打坐姿势,上半身被两根铁条固定着,这就是传说中吴云青的不腐肉身。

  记者注意到,吴云青全身肌肉基本都已萎缩,肤色看上去像晒干的腊肉颜色,几块黄色的肌腱清晰可见。让人心存疑惑的是,吴云青的白头发很稀疏,自然下垂,而胡子却很生硬地向上翘。

  2000年开缸之后,吴云青的肉身被放到一个玻璃棺内,然后在灵泉寺一地洞里供游人瞻仰。今年1月17日,灵泉寺又花费20万元,从连云港买来一水晶棺,以安置吴云青的肉身。

  灵泉寺文管所杨副所长说:“玻璃棺密封性不好,地洞里又很潮湿,吴云青的肉身下面都长毛了,就是大腿下面,再不换棺估计该烂了。”至于为什么吴老的肉身不会腐烂,他轻轻说:“你想想,都这么多年了,都干了,哪儿还会烂?”

  在离灵泉寺一二里地的一个村庄里,几位村民说:“啥肉身啊,我们都去看过,一堆干骨头吧。”

  医生:疑其用福尔马林泡过

  看了吴云青的肉身照片后,河南中医学院的专家张大夫称,从颜色上看,这具尸体非常像是用福尔马林泡过的。

  她解释,人去世后身体之所以会腐化,是因为细胞死亡后,体内会释放一种酶,这种酶会让身体慢慢腐化。而福尔马林作为一种药物,它的主要成分是甲醛,可以用来消毒杀菌,杀掉这种酶,还可以使蛋白质变性,所以在医学上,福尔马林常被用来制作标本。

  人的尸体被福尔马林泡过后,会怎么样呢?张大夫说,一不会腐烂,二会变软。因为福尔马林会使蛋白质变性,这样,身体就不会腐烂。另外,被福尔马林泡过的尸体,颜色就会像照片上一样呈暗黑色,摸上去就是软的,并且富有弹性。

以前是例无虚发,现在却刀刀走偏!
发帖
111
开心币
0
好评度
429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7-01-24
有可疑点
离线canglongai
发帖
6
开心币
0
好评度
114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07-10-19
照旧听说过,骗钱的
股票期货外汇拐点核心交易法面授
 
离线jhgaa
发帖
3
开心币
0
好评度
106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8-03-22
唉~~~!
离线tdqjnm
发帖
11
开心币
0
好评度
125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9-03
??????????????????
离线非---也

发帖
41
开心币
57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1-09-22
学知识了
股票期货外汇拐点核心交易法面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