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我的气功纪实与参禅悟道心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
开心币
2
好评度
0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
大道无情,运行日月;
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以上是常清静经与心经的重点摘要


追忆往昔,从1990年夏去北京初步接触气功,再到2017年的今日,历经了27年的人世沧桑和斗转星移,感悟良多,现与各位同好,一并共同分享。


1990年,与母亲去北京,无意去到北京某国际气功服务有限公司。这算是初次接触气功。母亲的一位熟人朋友,在此学习气功。某一夜,接受其气功外气发放,手臂麻了两个小时,
甚为惊喜好奇。从此开始学习气功。是年我13岁。


记得第一次,购买气功书籍,一本是严新的《气功养生方法》,另一本是刘静平的《道家传统气功精萃》,第一次购买气功杂志,是《东方气功》1990年第3期。


第一次正式学气功,我妈花了二十元钱,在徐州云龙公园里,找了庞鹤鸣老师的智能气功辅导站,学习捧气灌顶法。因为嫌其没有本事,我又生性格外挑剔,所以放弃未学。


再后来,跑到了南京,参加了南京总工会的某气功的二步功学习。学完了二部功,因为要两百元钱的拜师费,所以不再继续学习了。此功法有八步之多,甚是颇费钱财,难得用心良苦,
如果是五步速成法,岂不快哉乎?今人哪知当年气功之乱象,这就略去不去提了。

在1992年时,从气功杂志上,从西安的气功专业书店,同时购得了一本陈林峰的《中国慧莲功》和王力平的《古典灵宝通智能内功术》一书。对王力平和他的功法颇为兴趣,所以灵机
一动,按照封底的通联地址,向当时的辽宁省气功科学研究会,去了一封信,咨询王先生办班事宜。说起来,15岁的小孩,还是蛮聪明的。没多久,沈阳回信了。记得是封针式打印机,
打印的招生简章。随即央求母亲,得到母亲同意以后,欣喜的向母亲,磕了磕头。在沈阳,在沈阳航空学院,见到了传说中的王力平先生。当时,作为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名誉理事,
和辽宁省气功科学研究会的名誉理事,其实,他已经是全国著名气功人物。印象中的他,穿着既简单得体,又不失干净整洁。据说时年四十三岁的他,头上无一根白发,而眼角各有三道
眼角纹,但是额头却毫无邹纹,皮肤极有光泽,白里透红,似乎有点玉质感觉。声音不粗不细,不高不低,若有轻盈灵渺之感,似乎有点电流之感,这种声音,似乎此后再无相遇。在沈阳
,因为他似乎不太擅长教学,再加上教学内容颇多,我也就只学会了套《自然换气法》和《睡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又辗转学了其他。在沈阳,几乎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用浓重的东北
卷舌音,背诵起《常清静经》中的“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他讲课,一手拿白粉笔,一手拿粉笔擦,一边书写完,一边很快的擦去,不大容易及时记录笔记,而他却一再要求,要求用心听讲,这样我居然一趟沈阳之行,居然半点笔记未记,因为我太听话了,所以只注意听了,而毫不记录。若干年后,徐州的某位张鑫同好,问起沈阳笔记,我却并无这个笔记。也许,我自己猜测,别人都记录了满满的笔记,学会了很多的功法,而我却是收获了一份真心。别人学到的是理和法,我得到是心。在沈阳这一去,未曾想到,却是有去无返,有去无回,真是人生难说再见,感叹造化弄人。人生啊,因缘聚会,风卷云舒,缘来是你,缘去是他。


回到徐州以后,在六中初中,把去过沈阳学气功的经历,告诉了同位邓涛,后又有他人知道。反正当时,班上很多人知道我学气功,还给我起个外号,叫和尚。
在六中的这年,同班同学,王刚的父亲,是徐州四院的中医按摩大夫,他是学习元极功法的。后来,我学元极功,也和此有关。
在六中的这年秋天,又去到了西安,学习过龙乐怡女气功师的《中华药功》,因为没啥收获,就不多说了。

在1993年的上半年,经过徐州二院的元极功辅导站,购得了一套元极功教材,包含了一本科学出版社的《元极功》和蓝黄两色内部教材,还有一部元极功音乐磁带,可能这部磁带,
是武汉音像出版社出版。后来,说是全国著名气功大师张志祥,将来睢宁县办班。于是,在93年的5月份,参加了元极功《混沌初开法》的学习班,也就是一部功的学习。当时,包括
贯顶开天目,再加上功法的学习,总计是64元钱的学费。可能,贯顶开天目,是20元钱吧,但是具体数字,记不准了。后来,在睢宁县的县政府礼堂,见到了全国闻名的张志祥先生。
当时,好象他已经是全国第八届政协委员和当地政协领导。据说,他领导的元极集团,是湖北鄂州市的四大集团之首,是个颇有全国影响力的气功大师,也是个著名企业家。对他的各种
褒贬不一,争论也多,因其已经逝世,再加上不同人,自有不同看待事物角度,这些就不多加评论了。在开学的第一天,先是播放了一部中央新闻电影纪录片厂的《元极功当代传人》纪录影片,介绍了张先生的简单传记和功法渊源。后来,张志祥先生亲自登台,用一口极其浓重的湖北口音,讲了段讲话,很遗憾,因为地方乡音的关系,我一句也没听懂。但是,印象很深刻的是,
他很深沉厚重的丹田气,发出的厚重深沉声音。因为声音与腹腔共鸣,所以这是标准的丹田音。在当天,他做了两个表演,一个是元光镜的表演,一个是头顶呈现紫光的表演。不过,这些气功发光表演,全部要把主席台的灯光熄灭,也就是说人体可见光,不可与电灯相比,只能说是比较微弱的光。现在流行的文章,不太介绍当年气功的各种神功异能。所以在文章中,也很少有人提起元极功各种神奇传说。其中,最出名的,据说是元极功的元光镜。据说,他能在身体的很多部位,展现出发光的影像,比如说,在手掌心,展现出千里之外的景象。不仅是有图像,而且是能将千里之外的景象,呈现出来。这个叫做元光镜。元极功称之为掌持天地,执掌万物。最离奇的传说,据说他曾在手掌心,展现过天安门的景象。当然,我没看到过。在那天,他表演了个元光镜,大约似乎是手掌心出现了明亮的白色发光,但是并不能看清具体什么,而且亮度也不大。另外一个表演顶现紫光,也是亮度很不明显。大约是,当他闭目摇头晃脑以后,似乎头顶上方,隐约出现紫色光团出现。不过,还是不太明显。可见,人体的生物光,远没有自然光与电灯的光亮可比。他一共出席了两次学习班,第二次是给学习班集体贯顶开天目。记得,当他面对我时,先用中指轻点我头顶百会,感觉头顶似乎进来一团能量,又用中指点了一下我印堂,能感觉天目明显明亮一下,再在我身体的前侧和后背又点了若干个穴位,大约有不到半分钟时间。

(未完,待续)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